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中国 > 房产政策 >

墊底戶邁上三個臺階(脫貧故事·奮鬥者④)

原標題:墊底戶邁上三個臺階(脫貧故事·奮鬥者④)

  努爾汗正在給扶貧幹部幫忙移栽的蔬菜澆水。

  段祺沛攝

  核心閱讀

  努爾汗傢原先是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三工河鄉柏斯胡木村的墊底戶,一傢4口人中,有3人都生著病。

  得益於當地的政策,努爾汗傢獲得瞭精準幫扶:治病,有人幫著協調和報銷;就業,有人幫著跑前跑後張羅;生活,有人幫著翻修房屋,吃菜都有人幫著出招。

  如今,努爾汗傢退出低保瞭,貧困帽摘瞭,但長期幫扶還在繼續,他們傢的溫馨日子將會持續下去。

  一傢四口,三個病人,房子冬天冷得像冰窖,兒子巴紮漢一直娶不上媳婦兒——疾病快把努爾汗壓垮瞭。

  現在,可真是充滿瞭希望:努爾汗能下床瞭,兒子治好瞭眼病,還找到瞭工作,女兒也重新上瞭班。提起娶媳婦兒,巴紮漢靦腆地笑瞭:正在找女朋友呢。

  治好瞭病、找到瞭活、修好瞭房,上瞭這三個臺階後,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三工河鄉柏斯胡木村曾經的墊底戶,如今過上瞭好日子。

  第一個臺階

  治好瞭疾病,看到瞭希望

  走進努爾汗傢的小院子,老人正拄著拐杖曬太陽。不遠處的牛舍裡,5頭牛正在悠閑地嚼著幹草。見我們來瞭,老人趕忙開門,將我們讓進瞭屋。

  “老人現在願意跟我們說說話瞭,以前看到我們來都不吭聲。”隨行的三工河鄉扶貧專幹喀克木悄悄說。

  “那是為啥?”記者問。

  “他們傢之前日子不好過,吃低保,每次我們來,一問他傢的收入,就以為要取消他的低保政策,心裡抵觸情緒比較大。”喀克木說。

  一年前,努爾汗因為類風濕關節炎累及雙膝,加上原發性高血壓,躺在床上下不瞭地,老伴阿孜汗也因高血壓長期服藥。兒子巴紮漢因小時候一次意外受傷無錢醫治,導致雙眼逐漸失明。照顧一傢人的重擔落在女兒古麗娜爾的肩上,除瞭每年1萬元的土地流轉費,傢裡幾乎沒有其他收入來源。

  2017年,昌吉州人民醫院駐該村工作組成員劉懷民和努爾汗一傢結成瞭“親戚”。在他的幫助下,巴紮漢接受瞭免費手術,眼睛重見光明。

  努爾汗的腿需要做雙膝關節置換術,還得去烏魯木齊的大醫院,這是一筆不小的費用。努爾汗想都不敢想:一是沒錢,二是沒個得力的人照顧,去瞭連路都不認識。

  阜康市政協副主席蘇秋月給他們帶來瞭希望:努爾汗一傢是精準扶貧對象,按照昌吉州精準扶貧要求,城鄉困難居民醫療支付報銷比例可達到95%,錢的問題解決瞭。

  在蘇秋月和鄉幹部的幫助下,2018年3月,努爾汗住進瞭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關節外科的病房。“蘇副主席在醫院陪著我,前前後後跑著辦手續,做完手術還照顧我。”努爾汗說。

  手術總共花費12萬元,通過新農合報銷、大病救助、民政救助、殘聯幫扶和政府兜底,努爾汗算上路費也隻花瞭8000元。

  今年初,努爾汗還被納入瞭慢病救治范圍,每月有600元免費用藥額度,高血壓也不再發愁瞭,老兩口可以相互照顧。努爾汗這才明白,幹部們到傢裡來不是要給他“摘政策”,而是真的來幫忙。

  第二個臺階

  找著瞭工作,摘掉瞭帽子

  父親和哥哥的病治好瞭,古麗娜爾便去阜康市一傢大型超市當瞭收銀員,一個月2000元工資,除瞭自己的花銷,還能往傢裡貼補一些。

  巴紮漢的眼睛治好瞭,心病卻沒去掉,而這成瞭老父親心裡沉甸甸的大石頭:兒子從小就內向,這麼多年眼睛又不好,到後面徹底看不見瞭,人一直沉浸在自卑當中,不願意走出傢門。30出頭的人瞭,不出去找工作,連娶媳婦兒的想法都沒有。

  三工河鄉副鄉長蘇寧最瞭解這個情況:“那會兒我到屋裡跟老人說話,巴紮漢坐在另一間屋裡都不到跟前來,不知道在想啥,不說話,更別說笑容瞭,整個就是死氣沉沉。”

  蘇寧說,把巴紮漢叫到跟前來問,這麼大個小夥子,你為啥不出去找工作?回答他的隻有沉默。

  “回回來,回回說,回回沉默。”蘇寧著急瞭。剛好柏斯胡木村有個安保崗位缺人,蘇寧讓村幹部三番五次去勸說巴紮漢:“你先來試試,不行再說。”

  上門勸說的次數多瞭,巴紮漢終於鼓起勇氣準備走出傢門試試。這一試,才發現也沒啥難的,幹到現在快一年瞭,他也沒打過退堂鼓。

  剛好到瞭午休時間,巴紮漢回傢給父親和自己準備午飯,順便給牛添把草。他依然是個內向的小夥子,見傢裡來瞭人,笑瞭一下就算是打瞭招呼。

  待記者問起現在的工作如何時,才開口說幾句:“離傢近,傢裡的事兒能幫上忙,中午休息一個小時還能回傢吃飯,照顧一下爸爸媽媽。一個月3000元錢,能幫傢裡減輕不少負擔。”

  “還不想娶媳婦兒嗎?”喀克木跟他打趣兒。

  “正在找女朋友呢,還得存點錢。”巴紮漢靦腆地笑瞭。匆忙吃過午飯,他又回到瞭村委會。

  “以前怕我們來瞭給摘政策,結果現在他自己上班掙瞭錢,自己要求退出低保瞭。”喀克木說,傢裡有兩個勞動力,都有穩定工作,兩位老人每人每月還有養老保險發的170元錢,努爾汗傢的收入已經達到瞭全鄉人均收入。

  “帽子摘瞭,政策還不能摘,我們‘五位一體’的幫扶還要繼續,一個協調市領導、一個幫扶責任人、一個幫扶單位、一個幫扶企業和一個村幹部,將長期持續進行幫扶,保證穩定脫貧。”蘇寧說。

  第三個臺階

  住上暖房子,種起小菜園

  努爾汗傢的房子不錯。2009年從天山天池自然風景區生態搬遷到柏斯胡木村,山上的房子補償瞭8萬元,山下的房子由政府補貼後,隻花瞭3.8萬元,剩下的4萬多元用來裝修,三居室的富民安居房結實、亮堂。

  以前沒有錢做外墻保溫,一到冬天,傢裡自己燒暖氣,煤燒多瞭費錢,燒少瞭屋裡冷。2017年,通過農村人居環境改善項目,66平方米的房子做好瞭外墻保溫,3萬多元花費自己一分錢沒出。

  勤快的阿孜汗在陽臺上養瞭不少花,打理得細致,葉子翠綠,花也開得正熱鬧。陽光透過窗戶灑進來,一隻貓窩在角落打起瞭呼嚕。

  去年春末,昌吉州人民醫院駐村工作組給村裡的貧困戶免費送瞭菜苗,並全程指導他們種菜。到瞭夏天,努爾汗傢就吃上瞭自傢菜園裡的菜。

  “牧民的飲食習慣以肉和奶為主,很少吃蔬菜,我們得通過引導,慢慢改變他們的生活習慣,更健康一些,生病的幾率就小一些。”蘇寧說,今年又給努爾汗傢發放瞭一批菜苗,這樣也能降低他們的生活成本。

  努爾汗算瞭一筆賬:買菜得去市裡,來回車票20元,蔬菜沒法長期存放,隔三差五就得去一趟,這一個月下來光車票錢都要100元左右,加上買菜錢,得花近200元。自己種菜,不僅吃著新鮮,還把這些錢都省下瞭。

  努爾汗傢的院子大,除去養牛的圈舍和一小片菜地外,還有很大一塊空著。幫扶小組已經開始考慮新的幫扶計劃瞭。“巴紮漢下班回傢後時間還比較富餘,今年爭取把庭院經濟發展起來,這又是一筆穩定的收入。”蘇秋月說。



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812111060,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更多精彩热图


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812111060,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8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 粤ICP备14096712号-2
Copyright 2008-2018 世界你好网(海外房产网) www.globehello.com 海外房产